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新闻 > 杭州失联9岁女孩还没找到 搜救像大海捞针(最新汇总)

杭州失联9岁女孩还没找到 搜救像大海捞针(最新汇总)

2019年07月12日 06:58 来源:中新社微信公众号 

  杭州9岁女孩章子欣还没找到,搜救还在继续。

  7月4日,浙江杭州淳安9岁女孩章子欣被家中一对租客夫妇(梁某华、谢某芳),以去上海喝喜酒做花童的理由带走。10日,淳安县公安局发布通报称,租客夫妇已于7月8日凌晨在宁波自杀,女孩自此下落不明。

  租客作案前轨迹曝光,曾炫富称“有几十栋房,开豪车” 《新京报》报道称,梁某华、谢某芳二人带走女童前,曾在淳安县千岛湖镇青溪村一酒店暂住。酒店店员透露,两人于6月10日以夫妻身份入住该酒店,6月29日退房。

  该店员回忆,梁某华、谢某芳曾表示要在这里等朋友,但没说具体是等什么朋友。店员在6月28日听到,梁某华、谢某芳二人想要住到女孩章子欣家去。在租住到章家后,两人还会经常到酒店来逛一下、打个招呼。

  7月4日高铁站监控画面。图据淳安县公安局微信公众号

  在不了解梁某华、谢某芳二人的行径前,该酒店厨师李光(化名)感觉,两人都挺和气。“住在这里20多天,他们有时买鸡和水果等,叫我们这些干活的人一起吃。” 据李光展示的梁某华朋友圈显示,梁某华在7月6日和7日发过朋友圈,其中,7月6日,梁某华发了一张高铁内的照片,并配文称“上海到这4个小时的车真快”。 7月7日,梁某华发了一段某小区的外景视频,配文称“这里的房价好高呀”。稍晚,他再次发朋友圈称,自己的充电器坏了,要10点回到千岛湖才有电。“他们根本就没去上海”,梁某华的事情败露之后,李光意识到,对方发的朋友圈可能只是掩人耳目。 梁某华朋友圈地点显示,他此前曾到过多地,6月22日还到过杭州,5月份在大理,3月份在昆明。 另外,李光说,梁某华曾自称很有钱,17岁出来打工,25岁做老板,家里有好几辆豪车,还想到千岛湖买别墅。

  郝建强的网约车。新京报记者 祖一飞 摄

  关于梁某华自称“富有”一事,曾载过章子欣和这对租客的宁波网约车司机郝建强(化名)也透露,梁某华在车上曾不停地吹嘘自己,“他说在广东东莞有三十几栋房子,光一个月租金都有几十万,自己住的房子有五千平米,开的车是兰博基尼,还说家里有秘书。” 带走女孩前三天,租客均发信息报平安 7月4日早晨,梁某华、谢某芳二人带走章子欣。17时,梁某华发来一段视频,他用手机360度扫了周围一圈,还在视频中说,“找这个房子找不到”,章子欣也出现在视频中。

  7月7日三人监控出现画面。图据淳安县公安局微信公众号

  而后不久,章子欣发来两段语音说,“奶奶我找到别墅了,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说,晚上再跟你说。”当晚,梁某华未再给章子欣家属发信息。 7月5日9时,梁某华又发来一段视频,显示三人到达漳州东山县马銮湾4A级景区,视频只拍摄了章子欣一人,当时章神态正常,梁某华、谢某芳二人未在视频中说话。此后一整天,两人未再发送任何信息,直至当日19时59分,对方用微信电话与章子欣家属进行了通话。 通话结束后,对方又发来一张图片和一段视频,图片和视频的内容一样,显示章子欣当时正蹲在一个洗手池边玩手机,梁某华问章“在干嘛”,对方回答道,“蹲一会儿,蹲着信号还好一点。”

  这是梁某华给家属发来的最后一条有关章子欣的信息。

  图为监控画面。象山公安提供

  7月7日全天,双方未有任何通信。次日8时35分,章子欣家属给梁某华发起微信电话,对方未接听。 根据象山县警方公布的信息,章子欣与梁某华、谢某芳三人于7月7日19时18分许,在象山县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出现,22时20分许,梁某华、谢某芳出现在监控画面,自此之后,再未有人见到过章子欣。 女孩最后现身地:属海边施工区域 人迹罕至 章子欣失联后,这几日各方搜救力量集中在宁波象山县松兰山海滨旅游度假区观日亭附近海面及沿岸持续工作,但没什么实质进展。 7月11日,章子欣的父亲章军告诉《澎湃新闻》,监控显示女儿最后的现身处就是警方找到她市民卡的观日亭区域。

  章子欣的最后现身地观日亭。澎湃新闻记者 杨亚东 摄

  临海的观日亭位于度假区内,但处于未开放的施工区域,人迹罕至,和度假区有一条改建中的盘山道路相连,这条路还连接度假区与爵溪街道。 从爵溪街道出发往松兰山,西门入口的一块大牌子标识着“前方施工,禁止驶入”,“非本工地人员车辆禁止入内”。施工告示牌显示,这里进行的是亚帆东路改建工程。由此入内不到2公里,就是观日亭。 从西门到观日亭直至松兰山旅游度假区的这条盘山道路,一边靠山,一面临海,沿途多为施工区域及道路开挖区域,无人定居,驾车行驶能明显感到坑洼,不是游客游览路线。 观日亭旁设有固定的健身设备,但已锈迹斑斑,周围杂草丛生。 观日亭西靠盘山道路,东临大海,临海礁石与观日亭之间有一条人踩成的小道相连。

  

  图片来源:浙江省宁波市象山县官方微博

  因为失踪女童的市民卡在亭内被发现,所以观日亭周边成了救援人员重点搜寻地区。继7月10日全面搜寻以后,11日上午7时许开始,象山继续组织公安、水利渔业、应急管理、松兰山管委会、爵溪街道、民间救援队、志愿者及周边群众共计500余名,使用搜救犬、无人机等,扩大范围分海岸线及陆上两组进行搜索,并对沿途开展逐人逐户调查访问。

  同时,出动渔政执法船、冲锋舟、摩托艇、快艇等海上船只10余艘携带声呐相关设备在女孩失踪区域洋面进行滚动式、拉网式全面搜索,范围由2海里扩大到20海里。截止目前,仍未发现章子欣。

  象山县雄鹰应急救援队的蔡梦洁表示,救援队伍将继续搜寻,她所在的救援队将重点对海域进行搜寻,包括周边8个岛屿。

  蔡梦洁说,水域搜寻难度大,如果还是找不到,继续扩大搜寻范围的话,将真的如同大海捞针。“之前我们也在水域搜寻过人,从我们这里最远漂到丹山水域的情况也有(约50公里)。”

  8日上午,一名海钓爱好者在松兰山海域发现一漂浮物,疑似尸体。11日晚浙江省宁波市象山县通过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截止目前,未发现漂浮物,无相关情况。下一步,搜救工作仍将持续展开。

搜索现场

  女孩母亲:不认识租客,离婚后才知孩子失踪

  有记者联系到章子欣母亲曾某梅,曾某梅说自己目前在重庆的娘家,10日才知道孩子失踪的事。7月8日,她和女童父亲刚办完离婚手续。 曾某梅说,7月7日晚,女童父亲章军发消息给她,说孩子被人带到宁波,她当时以为是章军的朋友带孩子去玩。直到女童姑父用手机发过来关于此事的视频,她才知道孩子出了事儿。  

  租客发给章父的视频截图

  曾某梅回忆,她在17岁时怀孕,2010年生下章子欣,直到2013年才和章军领结婚证。后来二人因为一些生活琐事和经济原因常发生争执,她去了广东,目前在广东一家硅胶厂打工。 曾某梅说,离开之初,她还会给家里打电话问女儿的情况,寄一些礼物回去,后来联系越来越少。前不久,章军发来消息同意离婚,她就重新加了章军微信好友,在7月8日当天,二人办完离婚手续后,她就离开了杭州。 网上有声音质疑是曾某梅找人带走了女童,对此,曾某梅表示,自己不认识带走孩子的两人。

搜索现场

  就此疑问,章军也表示,曾某梅“很单纯,社会经验都没有,不可能预谋这件事。而且她一个打工的人,一个月三四千,没有这个经济实力做这个事。” 此事在网上热度不减,网友们依然保有希望,纷纷祝福、祈祷,但愿能出现奇迹。

  

  

  

  新浪微博截图

  章子欣,希望你平安!


  中国新闻社综合自中国新闻网、新京报、澎湃新闻、新浪微博等

  

友情链接:    | 蛊真人txt下载 | 开户送白菜的网站大全 | www.78814.com | 365体育备用网址 | 棋牌游戏大厅手机版 | 新宝2 |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17 | 比分188 | 新宝6注册 | 3374.com | 斗牛游戏下载单机版 | uedbet体育 | 万象城娱乐 | 钱冠娱乐 | 大洋娱乐 | 网上购彩票 | 188.com | 大乐透彩票 | 申博官网 | www.45625.com | 首存送彩金 | 微易发官网 | 三地彩票 | 荣耀棋牌每天送6元 | 澳门足球盘口 | 下载客户端送彩金娱乐 | 蚂蚁娱乐 | 澳门威尼斯人会员注册官网 | 77彩票 | 大地彩票